列表页top

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澳门新濠天地

【特稿】致敬1949-2019:上海解放中的“华政故事”

2019-05-27 18:26重庆新闻网编辑:admin人气:


    【编者按】1949527日,上海解放;今天,“新上海”70周岁了。上海解放之于全国解放有着特别的意义和地位,70年前,中国共产党人在战上海的过程中创造性探索,不仅在上海取得了巨大成就,而且指导了新中国的发展和建设。

    作为上海解放的“亲历者”,位于我校长宁校区的交谊楼,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司令员陈毅指挥淞沪战役时,进驻上海的第一宿营地,是一座见证过波澜壮阔历史的文保建筑。作为上海解放的“亲历者”,担任过我校79年复校时副院长的曹漫之,是解放军进驻上海《入城三大公约十项守则》的主要起草人。特编辑此两则上海解放中的“华政故事”,以飨读者。

    致敬1949,感受2019。借此重要时刻,让我们再回首细细品味华政园里熟悉又陌生的建筑,聆听鲜活的历史故事,共同庆祝上海解放70周年,感念老一辈中国共产党人的革命精神。

进驻上海的第一宿营地

    百年前,圣约翰大学校长卜舫济夫人、学识渊博且温柔慈善的黄素娥老师不幸离世,师生们为纪念卜夫人,发起了捐银活动,建造了“交谊室”。

    随着抗战爆发,沪西租界成了“孤岛”,中共地下党圣约翰总支部在“孤岛”上空传播红色声音。当年的“交谊室”成为了党总支部开展工作的根据地。



      1949526日凌晨,陈毅带领华东局机关和接管干部队伍,从江苏丹阳乘火车到南翔。他和华东局其他领导同志张鼎丞、曾山,秘书长魏文伯,从南翔乘坐吉普车来到这里在二楼小交谊厅直接打地铺休息。魏文伯后来成为了我校首任院长。

      527日清晨,陈毅便起身,走向室外大草坪,向值勤的地下党学生了解情况。上午,他乘车到苏州河南岸市区视察,下午回到交谊室与邓小平同志会面,后转移至三井花园(今瑞金花园),领导接管上海的工作。“交谊室”后改名为“交谊楼”。

      527日,上海全面解放,解放军以秋毫不犯的军风,给了这个饱受战争灾难的城市和忐忑不安的人们一个美好的希望。

    “宛如初升的太阳,宛如春到人间。”解放上海3年后,魏文伯再次站在交谊楼的主席台上,此时他的身份是华政的首任院长,他在这里举办了华政的首届开学典礼。67年前,中国第一批政法院系——华东政法学院继承了圣约翰大学校址,开启了共和国高等法学教育之路。

 

    华政建校后的发展并不平坦,先后两次遭到撤销的厄运。直到1979319日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、教育部联合发出《关于恢复华东政法学院的通知》包括交谊楼在内的众多校舍才重新回归华政怀抱。




    2000年,学校对交谊楼进行了一次大规模修缮,大交谊厅建成科研和学术交流场所小交谊厅改建成圆桌会议室,一楼十余个房间亦改建成大小不等的会议室。





    20025月,在交谊楼外的南墙,树碑纪念那场决定上海命运的夜宿。




解放军《入城三大公约十项守则》的起草

    曹漫之,1979年华政复校时,任副院长。他1913年农历八月二十八日生于山东荣成,1932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开始了漫长的革命生涯。从土地革命、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,直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,在各条战线上,在不同的岗位上,勤勤恳恳,兢兢业业,整整奋斗了60个春秋。

   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,曹漫之始终战斗在胶东,历任党、政、军要职,根据党中央的方针、政策、指示,在胶东进行了大量工作、为巩固和扩大胶东人民政权发挥了重要作用,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,深受胶东人民的尊敬和爱戴。

      19492月,第三野战军南下到达徐州贾汪的时候,陈毅司令员找时任司令部城市政策组组长曹漫之谈话,交代他一项重要任务,起草第三野战军《入城三大公约十项守则》。陈老总说:“自古以来,军队进入城内,住进民房,干好事的不多。我们很快就要进入南京、上海、杭州等大城市,那里老百姓受国民党反动宣传的影响,对我军很不了解,我们进城以后一定要严守纪律,给他们一个好的‘见面礼’。因为老百姓接触我们,首先注意的是军队的纪律,所以入城纪律是入城政策的前奏,入城纪律搞不好,以后影响很难挽回。你要好好把这份文件起草好,提请总前委领导讨论。”

    曹漫之接受任务后刚要出门,陈老总又把他喊回来,特别交代说:“你去找些历史书查一查,看上面有没有‘军队进城……不入民宅’这句话,可以作为我们的参考。”

    于是,曹漫之一方面抓紧时间与“秀才”们着手起草《入城三大公约十项守则》文件,另一方面,每到一处就去地方图书馆查看“二十四史”等古书。

    谁知查来查去没有“不入民宅”这句话,他只好又去请示陈老总。陈老总笑着说:“你真是一个书呆子,书上没有的,我们就不能写吗?反正军队进城后,在没有找到营房之前一律睡马路,这一条一定要写上,否则那么多人一下子涌进老百姓家里肯定要出问题的,弄不好会天下大乱。
    这份“入城公约守则”写好后,陈老总让军队及接管干部都参加讨论。接管干部这一边大多赞成这个文件,可一放到军队讨论,顿时炸开了锅。有的同志不理解:“从红军时代起,三大纪律八项注意,就有住进民房要…上门板、捆稻草这一条。抗日战争,解放战争,我们都是住到老百姓家的,为什么进入大城市就不能住民房呢?”有的同志质问:“不住民房睡在马路的水泥地上,早晚天气凉,要是战士受寒生病了,怎么打仗呀!战士睡马路,师、军指挥所也放在马路上吗?”还有的同志担心:“下大雨怎么办?难道要我们的战士躺在水里睡觉吗?还有伤病员,在马路上怎么医治呀?!”总之是不赞成之声居多,不仅有战士、基层干部,还有营团一级干部,都对进城睡马路表示想不通。这些意见使曹漫之很为难,他只得向陈老总如实汇报。陈老总听后很生气,口气坚决地说:“这些困难都是可以想方设法克服的,但军队不入民宅睡马路这一条要坚决执行。就这么定了,天王老子也不能改!”

    于是在上报总前委得到邓小平、刘伯承同意后,上报党中央。很快就收到了毛主席的电报批示,主要是“很好很好很好很好”八个大字。就这样,194941日,第三野战军颁布了《入城三大公约十项守则》的命令。其中十项守则第二条,白纸黑字写着进城后一律“不住民房店铺”。看到解放军不住民房睡马路,荣毅仁下定决心让工厂赶快复工。不仅三野颁布了命令,中共中央于1949516日又发布了《中央关于城市纪律的指示》,其中第七条明文规定:“军队在城市特别大城市、中等城市驻扎时,不得借住或租用民房,以免引起城市居民的不便和不利……”

    70年过去了,无数的文章、电影、电视讲到解放上海时,都会出现解放军露宿街头的大幅照片,许多老上海至今仍把“解放军不住民房睡马路”与“瓷器店里捉老鼠”传为美谈。由此可见,《入城三大公约十项守则》和《入城守则和纪律》等文件的作用,其历史意义是非常深远的。

      1979年华政复校,曹漫之同志出任华政副院长兼教务长,为培养和造就我国法学人才和法学理论建设,作出了创造性贡献。

      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,也是学校复校40周年,学校还将继续传承老一辈共产党人的精神,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,秉持“笃行致知,明德崇法”校训,在“逆境中崛起,忧患中奋进,辉煌中卓越”,为中国新时代法治建设输送“专业化、职业化、正规化”的法治人才。

来源| 党委宣传部(新闻中心)

  

(来源:未知)

上一篇:重庆巫山福田镇6000村民喝上了“幸福”水

下一篇:没有了

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全年征稿 / 资讯合作联系邮箱:281393370@qq.com

版权与免责声明
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金海湾滨江公园一期建成

金海湾滨江公园一期建成


列表页底部广告